首頁征稿啟事最新動態獲獎作品獲獎專訪
返回上一層 【最新動態】

讓中國與世界影像共融 曾毅:把鏡頭變成新絲路的眼睛

日期:2019-01-21 10:54來源:作者:責編:林博閱讀:30814
- + 字號:

1.jpg


曾毅,男,1949年1月生于濟南,山東工藝美術學院美術館名譽館長、墨子國際影像研究院院長、二級(資深)教授、碩士研究生導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現任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國際聯盟執行主席、山東東方國際攝影促進會主席,曾任山東省攝影家協會副主席、濟南市攝影家協會主席。


微信圖片_20190118125540.jpg

3.jpg


曾毅的攝影作品曾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洲文化中心獎”、“韓國正修國際美術大展攝影特別獎”及全國金銀銅獎等多種獎項;并榮獲“美國職業攝影師協會杰出貢獻獎"、“意大利那不勒斯國際優秀策展人獎”、“國際攝影藝術聯合會杰出貢獻獎”、“中國攝影家協會優秀攝影家"及“濟南終身專業技術撥尖人才"等多項榮譽;他曾長期策劃組織大型藝術展覽及重要國際學術交流活動,他策展和主持的“國際和平年全國青年攝影大獎賽”、“首屆全國十大青年攝影家評選”、“中國孔子文化攝影展”、“畢加索版畫中國巡回展”、“濟南國際攝影雙年展”、“第五屆世界攝影大會”等重大活動,在國內外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4.jpg

5.jpg


2017年在國際攝聯(FIAP)的支持下,經文化部批準在青島召開了“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國際合作峰會"并發表了《青島宣言》,由他倡議發起的"一帶一路"沿線39個國家共同簽署成立的“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國際聯盟”,是第一個由“一帶一路“國家攝影組織共同建立的國際攝影交流與合作的國際平臺,在國內外有著重要影響。


6.jpg

7.jpg


他曾編輯出版《大哉孔子》《世紀巨匠畢加索》《世界攝影大師優素福·卡什作品集》《薇薇安密碼》《天命集》《故土》《當代國際優秀攝影師作品集》等藝術圖書畫集20余部。三十多年來還先后應邀在美國亞特蘭大、舊金山、西雅圖、韓國首爾、意大利都靈、佛羅倫薩、那不勒斯、德國波恩、科隆、巴西圣保羅、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比利時布魯塞爾、阿爾巴尼亞和馬耳他等國家舉辦攝影展覽并進行學術交流和講學活動,他的作品被美國、意大利等十多個國家的博物館和美術館收藏。


8.jpg

9.jpg


用光影立言,憑圖片說話。把攝影藝術做大、做強,提升了濟南的美譽度,也提升了你的價值。

    人生瞬間千萬次在他心中定格。一個睿智的長者,他用幾十年快門的“咔嚓”聲叩響了攝影藝術殿堂的金色大門。不同的拍攝角度,不同的曝光組合,不同的萬千世界,在膠片的齒孔間、在數碼的影像中記錄下了數以萬計的決定性瞬間,也留下了他人生步履的艱辛與輝煌的足跡。



10.jpg


他的鏡頭中,把一個個定格的瞬間都凝成了歷史的永恒。在他的工作室里,我們翻看著一本本厚重的作品集,在沒有色彩干擾的影像世界里,感受著百年甚至千年的滄桑。照片里那些老人的臉布滿了皺紋,一條條溝壑縱橫,像是墻上爬滿的斑駁印跡留下的歲月斑痕。一種感動在心中瞬間被漫無邊際的潮水融化。


11.jpg

12.jpg

13.jpg


生存,是如此的悲壯和偉岸,在這黑白的世界里清晰地印證著生命的力量。每一張照片都是半世紀的歷史再現和見證,每一個瞬間都是他砥礪人生的的真實寫照和回望。人類的靈魂在一張張黑白照片里鮮活起來,眼前仿佛呈現出鏡頭背后那千百次的屈膝、躬身,或站在高處、或趴在泥淖里的身影,那就是攝影者捕捉瞬間的的身影。


14.jpg

15.jpg


獨善誠不易,兼濟天下難。32年前,他就策劃組織“國際和平年全國青年攝影大獎賽”,開啟了攝影界的“文藝復興”,一股思想解放的文藝春風吹遍舉國上下,一大批青年攝影家脫穎而出。1992年,他策劃主持 “首屆全國十大青年攝影家評選”活動,評選出了劉占坤、李前光、王文揚等十位優秀青年攝影家,如今他們都成了中國攝影界最重要的攝影師,有的身處中國文藝界重要領導崗位,有的仍在攝影一線拼殺,他們都是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參與者、見證者和記錄者,都是當今中國攝影界的扛鼎之輩。


16.jpg


17.jpg


他籌建了“東方現代藝術館”,在濟南搭建起了一個國際藝術展示和交流的高端平臺,把畢加索、達·芬奇、米開朗基羅、米莫·羅泰拉、優素福.卡什、寇德卡、佩德羅·梅耶爾、薇薇安.邁爾和法國印象派等等世界名家作品引入中國;他策劃引進各種影展、畫展、論壇、音樂會,策劃創辦了濟南國際攝影雙年展國際文化品牌,將一泓泓清泉引入國門,澆灌在這片干涸的土地上;為了實現多年的夙愿,他策劃主辦了《中國孔子文化攝影展》,十年間先后在美國、韓國、意大利、德國、巴西、阿根廷等世界各國巡回展出。

他編著的大型文獻圖冊《大哉孔子》捐贈北京大學圖書館并在北京大學召開座談會,季羨林、張岱年、任繼愈、湯一介、馮其庸等國學大師及谷牧、華國鋒、李德生、程思遠等時任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都對畫冊給予了高度評價,為此他還榮獲了韓國儒學研究最高獎“成均大賞"等國際獎項,他把中華傳統文化推向了世界。


19.jpg20.jpg21.jpg22.jpg


2017年,被譽為全球攝影界奧林匹克的“第五屆世界攝影大會"在中國成功舉辦, 43個國家的330多位攝影大師來到山東,讓世界各國攝影大師用他們的鏡頭記錄下今日中國的巨變;會上國際攝影藝術聯合會(FIAP)批準授予泰山為全球第一個“世界攝影基地”。“一帶一路”沿線39個國家代表在國際攝聯(FIAP)的支持下,由他倡議共同發起成立了“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國際聯盟”并發表了《青島宣言》。


23.jpg24.jpg


這一樁樁,一件件都和一個名字緊緊聯系在一起——曾毅!正如《中國攝影報》專訪曾毅的導語中所寫的:“已年屆七旬的曾毅代表了那個時代攝影家的一種典型,一手組織工作,一手研習影藝。他以攝影組織工作聞名,遇有同齡人和晚輩們聚會,談起歷年在山東舉辦并影響全國乃至世界的不少攝影活動,曾毅的名字絕對繞不過去,樁樁件件都與他有關聯,扶持青年、引介名家、打通內外,或主導或推手或幕后,在組織工作贏得各方贊譽的同時,他不輟攝影,雖自稱‘業余',卻執著于滄桑正道,以顯現著力度與溫度的諸多佳作留名"。

25.jpg

  這一樁樁,一件件都和一個名字緊緊聯系在一起——曾毅!


      正如《中國攝影報》專訪曾毅的導語中所寫的:“已年屆七旬的曾毅代表了那個時代攝影家的一種典型,一手組織工作,一手研習影藝。他以攝影組織工作聞名,遇有同齡人和晚輩們聚會,談起歷年在山東舉辦并影響全國乃至世界的不少攝影活動,曾毅的名字絕對繞不過去,樁樁件件都與他有關聯,扶持青年、引介名家、打通內外,或主導或推手或幕后,在組織工作贏得各方贊譽的同時,他不輟攝影,雖自稱‘業余',卻執著于滄桑正道,以顯現著力度與溫度的諸多佳作留名"。

26.jpg27.jpg28.jpg29.jpg


這三十年間,他知其不可為亦必為之,雖千萬難亦必往矣,他青年時改名曾毅,是為了承傳祖上庭訓“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是的,對一個有擔當的人來說。
所有輝煌事業的背后都是心血與德行的燦爛。
     他說,你要想做一個攝影家、一個有成就的攝影家,那就必須要有豐富的人生經歷,要有善于獨立思考、善于觀察和捕捉瞬間的能力,還要有執著的學習進取精神和過硬的專業技術。


30.jpg31.jpg


 他說,孔子“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就是他人生的座佑銘。每當按下快門的那一瞬間,一切生活的厚度,思想的高度,道德的純度,胸懷的寬度,藝術的精度都變成了一種巨大的力量和沖擊波與快門同步釋放,把生活中的典型瞬間變成了永恒的歷史影像。
   曾毅先生說:攝影藝術就是當你在面對生活中典型的人物和典型事件發生的典型瞬間時,能敏捷地捕捉下決定性的經典瞬間,只有這樣才能成為永恒而偉大的瞬間。實際上千千萬萬個攝影師一生所追求的那個決定性的經典瞬間,頃其一生加起來也不到一小時,因為按百分之一秒掀動快門,既便你拍了上百張加起來,決定性的經典瞬間也不過一秒鐘。

32.jpg33.jpg


 而我認為,曾毅之所以成為今天的曾毅,就是他執著的追求和實踐,豐富砥礪的生活經歷,嚴謹務實的工作態度,不斷超前的創新精神,讓他成為永遠在路上的行者。他的微信號是“行者無疆”,這四個字生動形象的向我們描繪了曾毅的形象,這就是對他人生的生動寫照:行者無疆,永在路上。
    采訪結束,你才知道眼前這個平凡的老頭兒是多么地可愛與了不起,又是多么地有國際范兒。致虛極、守靜篤,他沒有被耀眼的光芒遮擋住智慧的眼眸,只是不斷積聚、積聚,再力爭多做一件有意義的事。

34.jpg35.jpg


人生就是累世的修行。曾毅很純凈,也很透明,不知不覺間,你便會體味到一種高貴的善良,敬佩之心便油然而生。一張張或黑白或彩色的真實影像里,無不體現著他的柔軟與悲憫,越看下去你就越發看懂他的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光而不曜。

36.jpg

37.jpg

  曾毅很中國,也很國際,只因他知道世界本就是一個命運共同體,中國的是世界的,世界的也是中國的,凈理了悟,勝因素來,曾毅之道,滋之無窮。
——對話影響濟南文化人物曾毅。                   
——采訪手記

象外之象,不為繁華易素心

每一個瞬間都是攝影師格局的“曝光”,在曾毅先生那百分之一秒快門的影像里面,你總會嘗到些許干澀微酸的泥土味道,讓你神往,卻又只能在心里一遍遍澀澀地回味。
      從偏遠縣城的一名百貨公司統計員,到縣照相館的攝影師,從濟南市文聯攝影家協會主席到山東工藝美院資深教授,從東方國際攝影藝術促進會主席到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國際聯盟執行主席,這樣一路走來,他的職務多次履新,但攝影家的身份卻始終未變,他手中的相機一直不曾離手。他說,我首先是一個攝影師,攝影是我的職業,是攝影改變了我的人生,也是攝影成就了我的人生。而各種職務和職位只是一種責任,是為社會和他人服務的一種義務。


38.jpg39.jpg40.jpg41.jpg


人們都知道他既是一個攝影家,又是一個社會活動家,他不但策劃組織了很多在國內外有廣泛影響的重要攝影活動,他還干了很多與攝影無關的事。從環保、慈善,音樂會再到各種非攝影類展覽,正是這些超以攝影之外的“象”,才成就了他攝影藝術的“大象”。

42.jpg


他是九個孩子的“父親”,三個親生兒女,還有六個被他無私幫助的殘疾孩子。為了這些生活在“無聲世界”的聾啞孩子們,他幾乎傾盡自己的所有,終于如今他們都成人、成才、成“家”,這些孩子都稱他“父親”,他們分別在北京、宜興、濟南、青島 等地,一從事陶藝創作,有的己成了小有名氣的“陶藝師",從“東方陶藝一家人”的微信群里我們都能看到這些孩子的身影和他們的人生軌跡。


43.jpg44.jpg46.jpg47.jpg48.jpg

百年云煙只過眼,不為繁華易素心。我眼前的曾毅先生,沒有古稀之年的滄桑,眼神中透著一股溫和的“剛毅”,如水般與世間繁華不爭,卻三言兩語就抓住事物的本質。
    謙虛、低調、有責任、有擔當的曾毅以一顆初心一路走來,也一定會這樣一直走下去。

據于德,游于藝

在曾毅先生的工作室,你能聞到一縷淡淡的“書香”,自進門伊始,我就被迎面書櫥上方的兩個相框所吸引,簡單的木質相框里鑲嵌著兩張泛著“古董”顏色且滿是“皺紋”的證書,我問先生這是何物?他說,這兩張證書都是民國時期的,一張是民國三十一年父親的天津高級職業學校入學證書,另外一張是民國三十六年山東省政府教育廳長任命父親的高級教員任命狀。

49.jpg50.jpg


   在曾毅先生眼里,父親雖然不善言辭,但卻是心思細膩之人,他之所以將兩張證書保留得極好,就是想告誡子孫不要忘記祖訓,不要忘記讀圣賢書,不要忘記中華民族的根。接著他又拿出了兩本書,一套清刻版“四書”和一本《攝影藝術表現方法》,由此便打開了這一天的采訪序幕。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失敗,亦不會有隨隨便便的成功。曾毅的成功源自于“庭訓”無聲無息地潤澤,他亦曾“審問之、慎思之,”最終“篤行之”。那一套傳承自曾祖父的清代論語四書,伴隨著他六十余載仍視若珍寶,荏苒幾盈虛,那些泛黃、脆弱的紙頁澹出的是家族世世代代的清輝,深植在曾毅的心底,永遠揮之不去,反而越發的渾厚熠然。


51.jpg52.jpg53.jpg54.jpg



曾毅先生的父親愛好美術和攝影,一顆攝影的種子自然而然地埋在了他童年的世界里。透過一張泛黃的黑白照片,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帶著“一道杠”,留著三七開分頭的小男孩,正一手托著相機,一手按動快門,聚精會神地為小伙伴們拍照,這就是曾毅第一次的“試水”經歷。細心地父親還在照片下方寫了兩行字,“給小伙伴拍照,1962年3月攝”。
     曾毅是幸運的,在那樣一個物質極其匱乏的年代,一個家庭擁有一臺照相機,絕對算得上寶貝了,然而若沒有極大的興趣,怎會讓一個十三歲的小男孩學著大人的樣子,一板一眼地為自己的小伙伴們拍照呢?


55.jpg56.jpg57.jpg


子曰:“知之者不如好知者,好知者不如樂知者”,興趣是最好的老師,一本《攝影藝術表現方法》為曾毅指明了攝影藝術的“方術”之道。學習的層次有三,以知之者突出好之者,再緊承好之者突出樂之者,少年時期的他,曾親手將這本吳印咸編著的60年代北京電影學院攝影系的教材認真的抄錄了一遍,手抄本竟保存至今絲毫無損,正是靠著這份對于攝影的執著與“樂知”,曾毅一步一步走向了攝影藝術的巔峰。

59.jpg60.jpg

君子藏器于身,待時而動


      “苦”無疑是生命中最好的一劑補藥,在曾毅先生的記憶中,“文革”期間被邊緣到偏遠縣城的十年光陰似乎也沒那么苦澀,他跟著照相館的師傅經常穿行四五十公里為鄉村集市的老百姓拍照,讓很多偏遠的農民有了人生第一張訂婚照或者是全家福。在窮鄉僻壤千百次的拍攝、千百次的曝光、千百次的沖洗,經年累月,苦也能洗滌靈魂。那些在黃河故道和鄉間小路上留下的車轍,仿佛是在編織最好的“七彩虹”,載著曾毅的黑白人生走向更加遼闊的天空。


20190118_131345_201.jpg

20190118_131345_203.jpg

之后他曾在十幾個國家舉辦個人作品世界巡展,很多作品被各國博物館或名家收藏,美國老總統吉米·卡特把收藏的《條條致富路》永久的珍藏在了卡特總統博物館里。


20190118_131345_204.jpg

20190118_131345_205.jpg

 曾毅對攝影藝術地熱愛從不因歲月的沖刷而斑駁失色,他擁有一種睿智、溫暖的氣息,這份氣息既在立已也在立人。1986他被推選為山東省青年攝影家協會主席,他常說主席的職位是用來干事的,不是用來謀利的。既然被推到主席的位置上,就要盡職盡責的為會員們服務,就要做事。上任不久他就策劃組織了“國際和平年全國青年攝影大獎賽”,并得到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中國攝影家協會、中央電視臺的大力支持,在全國攝影界產生了重要的的影響。這次活動被《人民日報》評為國際和平年在中國十大事件之一,被業界稱為中國攝影界的“文藝復興”新文化運動。讓全國一大批青年攝影家在這次比賽中脫穎而出,如今他們大多數人都已經成了中國攝影界的中流砥柱和最重要的攝影師。



20190118_131345_206.jpg

20190118_131345_207.jpg

20190118_131345_208.jpg20190118_131345_209.jpg

紅墻藝術館里的藝術盛宴


      隨著國門漸漸打開,人們越來越希望看到世界上最好的藝術品,越來越渴望能有一個更好的平臺來交流藝術創作成果。 2002年,曾毅先生籌借了160萬元,把已廢棄一旁的原濟南工人文化宮改建成了東方現代藝術館。在這里,人們看到了畢加索版畫,看到了俄羅斯列賓美院的油畫素描;在這里舉辦了意大利當代藝術大師米莫.羅泰拉藝術大展、墨西哥攝影大師梅伊爾原作展、徐肖冰、侯波、呂厚民、邵華攝影展和馮驥才、張虎、蘇士澍書法展;在這里,承辦了首屆濟南國際攝影雙年展、第十屆中國國際影展、全國第十二屆攝影藝術展、中德油畫展、中韓攝影展、濟南開埠百年圖片展、當代陶藝展……,還在這里舉辦了各類國際論壇和學術交流活動,尤其是省城的文藝界和年輕人總會欣喜連連,流連忘返。

20190118_131345_210.jpg

20190118_131345_211.jpg

20190118_131345_212.jpg

20190118_131345_213.jpg


 2002年到2012年的十年間,東方現代藝術館舉辦了百余項展覽及學術交流活動,在文化濟南的史冊上寫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今天即便藝術館不復存在了,人們依然不會忘記那座現代感十足的“紅色藝術之城”——“紅墻藝術館”。
 2013年,曾毅將達·芬奇、米開朗基羅、畢加索、達利、雷諾阿、德加等世界藝術大師的三百余幅代表作引入了中國,一個半月的展期中竟吸引了大約75萬名觀眾。這次歐美經典美術大展使人們不出國門即可觀賞到文藝復興時期的世界各國的藝術大師的的原作,與世界級的藝術經典作品近距離接觸,從而為濟南這座歷史古城營造濃郁的文化藝術氛圍。《歐美經典美術大展》無論從展品數量和質量來看,都堪稱近年來少有的“重磅級”藝術盛宴。

20190118_131345_214.jpg

20190118_131345_215.jpg

大哉孔子,德侔天地


    中國之所以是中國,就在于她有自己的歷史與文化,自己的積淀,自己的根,曾毅骨子里就流淌著這樣的血脈。文革期間,父親曾悄悄地對他說,不理解為什么要打倒孔子,中國幾千年的發展不就是延續了孔子的儒家思想嗎?孔孟顏曾本一家,我們不能背叛祖宗!師道尊嚴是學校最起碼的規矩,要尊重自己的老師,這個什么時候都不能變。

20190118_131345_216.jpg

20190118_131345_217.jpg

 隱隱約約中,老父親說的那些話,老爺爺傳下來的四書,悄然在他心中埋下了反思的種子,注入了一種使命感。20年多年過去了,一次偶然機會,他看到了75位諾貝爾獎獲得者1988年在《巴黎集會宣言》中的一句話:“人類要在21世紀生存下去,必須要回首2500年前,從孔夫子那里去尋找智慧”。諾貝爾獎獲獎者是人類智者的代表,連他們都對孔子和孔子的思想有這樣高的評價,中國人還有什么可說的,這句話使他一下子茅塞頓開。為了實現多年的夙愿,1989年曾毅率領他的伙伴和團隊,在曲阜展開了半年多的拍攝創作,并在曲阜、濟南、北京舉辦了《中國孔孟文化攝影展》。要知道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策劃舉辦孔子的展覽,是要有一定的冒險精神,是需要有很大的勇氣和擔當的。

20190118_131345_218.jpg


    大哉孔子,金聲玉振,德侔天地,道冠古今。曾毅先生語重心長地說,孔孟文化屬于中國,也屬于全世界。十年間,《中國孔子文化攝影展》先后在美國舊金山、韓國漢城、意大利羅馬、德國波恩、巴西圣保羅、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地巡回展出,把孔子的思想和儒家文化傳播到全世界。自1993年在韓國漢城(首爾)舉辦孔子文化攝影展,到2004年中國在韓國首爾設立第一個孔子學院,整整早了十多年,為此曾毅還榮獲了韓國儒學研究最高獎“成均大賞”,曾毅是地地道道的傳播孔子思想和中國傳統文化的使者。

從攝影師到國際著名策展人

     幾十年來,曾毅的每一步都走得十分踏實,想來真正能保護他的,一定是他的人格定位和文化選擇。從一名攝影師到國際著名策展人,他將攝影平臺一步步延展,一點點擴大,直至最終放眼全球。讓中國了解世界,讓世界了解中國,曾毅想到了,也做到了。

20190118_131345_219.jpg

20190118_131345_220.jpg


曾毅先生從不拘泥于一種身份,他身兼數職卻樂此不疲,“策展人”是他另外一個身份,正如著名國際策展人、美國聯系圖片總裁普雷基所說的:“曾毅既是一位優秀的攝影家,又是一位杰出的策展人,他對藝術的貢獻和策展成就是巨大的”。尤其是2006年他調至山東工藝美術學院任美術館館長和教授后,他策劃創辦的“濟南國際攝影雙年展”,經過十多年的精心打造,現在已成為一個在國際上具有重要影響力的文化品牌。
    同時他多年來曾先后擔任過北京國際攝影周(文化部和北京市政府主辦)和國內一些重要展覽活動的策劃總監和策展人,并策劃了畢加索、達芬奇、卡什、薇薇安、納切威、寇德卡等等一些世界級大師的原作展,在國內產生了廣泛的影響。


20190118_131345_221.jpg

20190118_131345_222.jpg


    2016年8月,山東東方國際攝影藝術促進會在曾毅的帶領下,組成申辦團赴韓國首爾,在第33屆國際攝聯(FIAP)代表大會上進行申辦第五屆世界攝影大會的主辦權。國際攝聯(FIAP)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唯一承認的國際攝影組織,1950年在瑞士成立,由90多個成員國。在國際攝聯代表大會上經過與會70多個國家代表投票通過和國際攝聯董事會正式批準,中國獲得了2017年“第五屆世界攝影大會”主辦權。然而就象申辦奧運一樣,真正在申辦大會上投票表決之前,為贏得所有成員國都能投中國一票,曾毅在臺下和幕后付出的心血和努力,只有他自己知道。


20190118_131345_223.jpg

20190118_131345_224.jpg

第五屆世界攝影大會有來自世界五大洲的國際攝聯四十多個成員國的三百多位知名攝影師,他們走進“好客山東”,聚焦齊魯大地,在“天下泉城”共謀世界攝影發展大計,在“平安泰山”之巔盡攬天下勝景,在孔子故鄉領略東方文化智慧,在周村旱碼頭探源“絲綢之路”的遺跡,在海上絲路橋頭堡青島實現“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合作愿景。讓中外攝影家攜手共商天下攝影盛事,盡享山東旅游文化的餐餮盛宴。

20190118_131345_225.jpg

20190118_131345_226.jpg


每個人的心里都有一張“欲望”清單,有的人追求名利,有的人追求金錢,而曾毅追求的是夢想。他的夢想不僅無私,還無所爭,中國有“一帶一路”的“王道夢”,曾毅也同樣有,都說心想事成,無疑他實現了。 正如中國著名攝影家胡武功教授所說的:“曾毅從不說硬話,但也從不做軟事”。


20190118_131345_227.jpg

20190118_131345_228.jpg


   “一帶一路”的深層意義在于,世界的本質是聯通的,文明因交流而精彩,文明因互鑒而豐富。“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國際聯盟”作為非盈利性國際合作聯盟組織,為絲路攝聯各成員國及地區提供了一個國際區域性攝影藝術交流與合作的新平臺,以此進一步加強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攝影家之間的互聯互通,合作共贏,增進彼此間的友誼與合作都將發揮積極的作用。絲路國攝影組織國際聯盟的成立,無論是在中國還在國際上這都是一個了不起的偉大創舉。


20190118_131345_229.jpg

20190118_131345_230.jpg

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


     曾毅是地地道道的“老濟南”,具備濟南人特有的謙和、低調。他常說,我喜歡做不喜歡說,更不喜歡夸夸其談。著名國際策展人、美國聯系圖片社總裁普雷基在他為曾毅畫冊寫的序言中所說的:“這位濟南人在生活中卻是十分低調、十分謙和的人,在他策劃的活動舞臺上,你幾乎找不到他的身影,我的印象他總是臺前或者幕后忙前跑后,累得滿頭大汗。謙謙君子,不計功名,這是我和許多與他相識的朋友的一致看法"。也許,這就是所謂的“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20190118_131345_231.jpg

20190118_131345_232.jpg


曾毅先生說,“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遠”,這是他人生恪守的信條,若說他的事業只有攝影和策展,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我們說一個人的能力有多大,不但在于他影響了多少人,更重要的是同時還又幫助了多少人。
早在1996年,曾毅就收留了6個聾啞學校畢業的孩子,自籌資金為他們在濟南華山腳下建立了東方陶藝村,請高校名師為他們授課,含辛茹苦地培養了五年,還在北京、曼谷等地舉辦了《無聲世界藝術》陶藝展。當講到在北京辦展,著名舞蹈家楊麗萍當即留下了三萬元,買下孩子們的幾件陶藝作品,表達了一個藝術家的大愛之心時他仍然忍不住熱淚盈眶。這淚水是幸福的,因為他見證了孩子們的成長,改變了這些孩子的命運,更欣慰的是這幾個二十年前來自農村的聾啞孩子,如今都分別在北京、濟南、青島、宜興等地工作,而且都已經成了小有成就的陶藝師了。

20190118_131345_233.jpg

20190118_131345_234.jpg

曾毅的一顆感同身受的慈悲之心不僅僅寄予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們,還有人們最為關注的環保事業。他曾為了黃河洛口大橋的改造遠赴德國;他也曾為了拿下大橋的使用權在中德兩國和政府部門間東奔西跑;他還曾在青島舉辦了國際環保會議,為此請來了兩位享譽世界的諾貝爾獎獲獎得主,一個是堅持“自然不可改良"的巴西環境部長盧岑貝格,一個是主張“陽光經濟”的歐洲太陽能協會主席舍爾。他還請盧岑貝格在中國海洋大學和山東大學進行了“自然不可改變”的演講。一個搞攝影的,競然早在十九年前的2000年,就籌劃舉辦了層次如此之高的國際環保會議,這種超前的環保意識和舉動實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20190118_131345_235.jpg


20190118_131345_236.jpg

利而不害,為而不爭


     踏入藝術峰巔的道路有很多,有的人擇其一而行之,有的人卻在人生不同階段選擇了不同的路徑去攀登。在曾毅看來,藝術是相通的,與社會各界知名學者、專家進行面對面的接觸、學習和交流,可以不斷地豐富、完善自己,積累自己,只有站在巨人的肩上才能站的更高,悟的更深、走的更遠,做的更大。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通俗音樂剛剛被老百姓接受和喜愛的時候,曾毅就策劃了一系列國際音樂會,請來了奧地利維也納施特勞斯節日樂團、瑞士國家交響樂團等國際著名樂團來濟南和青島演出。


20190118_131345_237.jpg

20190118_131345_238.jpg

利而不害,為而不爭,一切因果將自得。問及曾毅先生,作為一名攝影家,為什么要從事這么多與攝影藝術無關的事呢?他只是笑著說,攝影只是我們的一種愛好和職業,攝影人應當首先是一個社會人,社會人理應為社會服務,而且一個人的人生經歷應當豐富多彩,多嘗試、多經歷,想到了就要去做,不用考慮太多的個人得失,世事自有安排,你只要去努力去爭取,就一定能做成。 
     我眼前的曾毅穿著普通,沒有那么多所謂的“藝術氣質”,然而只要你打眼一看,就知道這一定是一位憑真本事吃飯的人。曾毅不喜歡以“攝影家”自居,他說,他只是一名普通的攝影工作者,大量的時間是在做攝影組織服務工作,只是順帶做了一些對社會、對大家有益的事。

20190118_131345_239.jpg

人生就是累世的修行。曾毅很純凈,也很透明,不知不覺間,你便會體味到一種高貴的善良,敬佩之心便油然而生。一張張或黑白或彩色的真實影像里,無不體現著他的柔軟與悲憫,越看下去你就越發看懂他的方而不割,廉而不劌,直而不肆,光而不曜。
     曾毅很中國,也很國際,只因他知道世界本就是一個命運共同體,中國的是世界的,世界的也是中國的,凈理了悟,勝因素來,曾毅之道,滋之無窮。
      采訪結束,走出樓外,冷風依然呼嘯,而此時我的心卻溫暖如春,似要生出一點嫩綠,有欣欣的生意……


20190118_131345_240.jpg

訪  談

功夫在“詩”外 

竇洪濤:您認為攝影背后的“道”在哪里?或者說我們的視覺,我們的眼睛,我們的注意力,應該觀察到怎樣的“道”才能拍出好的經典的作品?
   曾毅:攝影和其他藝術創作的內涵主旨相同,最終是要把一種思想傳達給人們,它們之間的區別在于表現形式不同。無論藝術還是文學,創作的魂是最重要的,深入靈魂的東西即為“道”,“道”實際上就是作者的思想。一個藝術家的思想是要通過他的作品通過不同的表現形式,傳達給人們一種精神,一種思想,展現一種文化境界和時代印記。手法和形式不同,但思想與靈魂相通。作品中一些技術層面的東西,諸如光線、構圖等屬于“術”的范疇,學好技術也不一定能拍出好的作品。俗話說“功夫在詩外”,一件好的作品的產生與一個人的修養、學識、境界、經歷等都有著至關重要的關系。


20190118_131345_241.jpg


   攝影無非就是一種藝術的表達方式和手段,是一種藝術表現形式。其實,當你面對一個場景,當你舉起相機,當你怦然心動的那一剎間,你的胸懷,你的格局,你的思維,你的注意力,你的關注點,就已經定格在你的取景框里了。同樣一臺相機,在不同的人手里拍出的東西是絕對不同的。一個人的胸懷多大格局就有多大,格局決定你的結局,一個人的修養和境界是能否創作出優秀作品不可或缺的決定性元素。

20190118_131345_242.jpg


竇洪濤: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實際上就是“道德和藝術”,所謂藝術又是“文以載道”,您怎么解讀這句話?

曾毅:我們一直在倡導“德藝雙馨”的藝術工作者,也正如孔子所言:“據于德”和“游于藝”這個標準實際早在2500年孔子就已經制定出來了。“德侔天地,道貫古今”,這些千年古訓是對“文以載道”的最好闡釋。就我個人來講,幾十年來我始終都不敢偏離這條德與藝的底線。上世紀六十年代末我離開家庭,開始獨立學習和生活時,父親送給我兩套書:一套是老爺爺傳下來的清版《論語》,一套是吳印咸編著的《攝影藝術表現方法》,可以說五十多年來,就是遵循著這兩套書指引著我走過了半個多世紀,最終成就了我的人生。





20190118_131345_244.jpg

《論語》讓我學會了做人處事,讓我修身、齊家、立業而受益終生。孔子的“志于道、據于德、依于仁、游于藝”一直是我幾十年來的座右銘。我原名叫曾繁榮,“文革”中自己改了名字叫曾毅,是取意于《論語·泰伯章》中“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之意而改名。
    多年來深受孔子思想和《論語》的影響,我于上世紀八十年代末開始,組織策劃并主持了“中國孔子文化攝影展”在世界各國的巡展和傳播,堅持了十余年,其實這就是我學習孔子思想過程中的一場實踐課。作為一個攝影人和一個民間社團,沒有人去給你安排任務,也沒有人給你投資,完全是靠一種初心和自覺,能堅持幾十年義無反顧一直地堅守著自己的信念砥礪前行,的確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20190118_131345_246.jpg

夢想是從有夢想開始


竇洪濤:您第一次摸相機是什么時候?
   曾毅:大概是在小學四五年級,在中學當老師的父親一直非常喜愛攝影,那時候我經常跟在父親身邊看他沖洗照片,時間久了,耳濡目染,也因此喜歡上了攝影。
竇洪濤:今天很多父母讓孩子學鋼琴、學攝影、學書法等等。有多少孩子是因為真心喜歡自覺地去學不得而知,但往往有很多孩子是在父母的耳提面命之下被迫地學。2017年,音樂美術兩大類納入了中考必考內容,此政策一出臺,更多的家長為了孩子所謂的前途又開始了新一輪逼迫孩子學習興趣特長的大戰。您怎么看這個問題?


20190118_131345_247.jpg

曾毅:興趣是學習最重要的原動力,有興趣的學習事半功倍,強迫式的學習只能是事倍功半。現實生活中被父母強迫的孩子還容易產生逆反心理,對孩子的成長也非常不利。如果真想讓孩子將來成為一個熱愛生活、有所作為的人,應當是首先去培養孩子正直、善良和無私的品德;去培養孩子的創新能力和勤勉執著的精神,我認為這才是關鍵。當然,一個成年人的興趣與生活和工作是密不可分的。只有當你的興趣就是你的工作,你的工作正是你的興趣時,你就一定會成功,甚至可以做到極致。所以好多人問我:你整天不休息,工作不累嗎?我幾十年來幾乎從來沒有節假日和星期天,也從來沒有午休的習慣,但我卻從來沒有感到過累。


20190118_131345_248.jpg

曾毅:興趣是學習最重要的原動力,有興趣的學習事半功倍,強迫式的學習只能是事倍功半。現實生活中被父母強迫的孩子還容易產生逆反心理,對孩子的成長也非常不利。如果真想讓孩子將來成為一個熱愛生活、有所作為的人,應當是首先去培養孩子正直、善良和無私的品德;去培養孩子的創新能力和勤勉執著的精神,我認為這才是關鍵。當然,一個成年人的興趣與生活和工作是密不可分的。只有當你的興趣就是你的工作,你的工作正是你的興趣時,你就一定會成功,甚至可以做到極致。所以好多人問我:你整天不休息,工作不累嗎?我幾十年來幾乎從來沒有節假日和星期天,也從來沒有午休的習慣,但我卻從來沒有感到過累。

竇洪濤:您的童年生活在哪里度過?
曾毅:我出生在濟南,童年是在肥城度過。民國三十六年,父親在歷城一家小學任高級教員兼校長。新中國成立后的1952年,經山東省文教廳批準,在肥城設立“山東省肥城第一中學”,時任小學校長的父親被抽調到肥城一中當語文老師,我也跟隨父親從濟南到了肥城,在那里開始了我的童年生活。那時候全家人的生活靠父親一個人的工資支撐,家庭生活并不富裕,1964年我初中畢業,為了減輕家庭負擔我選擇了考中專,從肥城一中考到了山東省商業學校,從此便從肥城又回到了濟南。

大哉孔子”展初心

竇洪濤:當初做“孔孟文化攝影展”,您的初心是什么?
曾毅:當然是受父親的影響,“文革”剛剛開始時父親對我說:我實在搞不懂為什么要打倒孔子?幾千年來我們國家和民族都是靠孔子的思想延續發展,孔子“有教無類"的思想多么偉大呀?孔子是打不倒的。文革中在學校里你千萬不能批斗老師,是老師教你知識,教你成長,教你做人,所以一定要保護好你的老師,父親的話幾十年來一直縈繞在我的耳邊。


20190118_131345_249.jpg

孔子思想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中國幾千年的發展就是延續了孔子的思想。孔子提出的“有教無類”、“學而優則仕”、“因材施教”等對中國乃至世界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天不生仲尼,萬古如長夜。”如果孔子沒有誕生的話,中國人的文化史將如漫漫長夜一般黑暗,將不知會延遲多少年。

  “學而優則仕”就是提倡人們要有好的德行、有修養、有學識,才能當好官。現在的公務員考試就是很好的例證,只有“學而優”才能“則仕”。其實,隱隱約約中,老父親說的那些話,曾祖父傳下來的《論語》和《大學》,都無形中給了我一種使命感,任重而道遠。1999年我在意大利羅馬的維泰爾博做孔子攝影展時,在東方大學和那不勒斯大學聯合舉辦的“東西方文化比較"論壇上,我做了《孔子的"有教無類"教育思想》的演講,引起了意大利學者專家和同仁們的一致贊同。

20190118_131345_250.jpg

20190118_131345_251.jpg

竇洪濤:《孔子文化攝影展》在亞洲、歐洲和南美洲進行世界巡展,一直堅持了十年,您對此有什么樣的心得分享給我們?
    曾毅:為實現多年的夙愿,我從1989年開始籌劃《中國孔子文化攝影展》,經過近一年的時間完成了拍攝、征稿、編輯和制作。1990年開始,先后在曲阜孔子文化節、山東省美術館和中國歷史博物館(現國家博物館)舉辦展覽。從1992年開始到2001年十年間先后在美國舊金山、韓國漢城、意大利羅馬、德國波恩、巴西圣保羅、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地巡回展出。自1992年第一次在美國舊金山舉辦“孔孟文化攝影展”到2004年中國在海外設立第一個孔子學院傳播孔子思想,整整提前了12年。我之所以一直堅持不懈地做這件事情,與當初父親對我教導的那些關于孔子儒家文化的思想對我的影響是分不開的。可以說,家庭教育對一個人一生的發展都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20190118_131345_252.jpg

20190118_131345_253.jpg

20190118_131345_254.jpg

20190118_131345_255.jpg

中國之所以是中國,就在于她有自己的歷史,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傳統。在籌劃影展的日日夜夜里,我和工作人員一起整整干了200多天,最緊張的時候,我們在孔林里拍照只能喝礦泉水啃涼面包,有時整天吃不上一口熱飯,甚至連續幾天幾夜沒有合眼,7天趕制了 1000多幅作品。谷牧、余秋里、周谷城、張岱年、馮其庸、宮達非、孔德懋等各界人士參觀了展覽后,都為紛紛展覽題辭撰文,給予了極高的評價。

20190118_131345_256.jpg

展覽作品的征集,從孔孟之鄉到華夏大地,從香港、臺灣,延伸到日本、韓國、新加坡,國內外來搞達到了兩萬多幅。前后歷時一年多時間,致使展覽計劃不得不由原300幅擴大到1000多幅,成為了當時中國最大的一次專題影展。縱橫海內外,上下幾千年,影展以空前的規模展示了中國孔孟文化源遠流長。在籌辦展覽過程中要查詢和閱讀大量史料文獻資料,從而讓我開闊了眼界了解了歷史掌握了古老民族的根須,這一切都太值得的了。簡直就是相當于讀完了中國傳統文化的研究生課程。“德侔天地,道貫古今",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文化的傳承,不但需要歷史學家去研究,更需要社會各界更多的人去學習和傳承。

20190118_131345_257.jpg

20190118_131345_258.jpg

“協會主席是要付出而不是索取”

竇洪濤:您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做策展的?
曾毅:1986年3月,團省委成立山東省青年攝影家協會并推選我擔任協會主席。既然當了主席,除了個人的攝影創作,還要服務于廣大會員,為他們創造更多的創作和展示的機會。
     恰好1986年是國際和平年,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在報紙上看到了有關于國際和平年的報道,頓時就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主題,可以以此為契機搞一個全國性的青年攝影比賽,為全國年輕人創造一次機會。于是就立刻行動,制定了策劃方案,到北京找到中國攝影家協會和中央電視臺,請他們支持主辦,當即得到了時任中國攝影家協會書記處書記呂厚民和中央電視臺楊偉光臺長的熱情支持。于是一個全國性的攝影大獎賽席卷了全國各地,這是第一個由中國攝影家協會和中央電視臺與山東省青年攝影家協會共同主辦的全國性攝影比賽,也是我策劃主持的第一個全國性的大型攝影比賽。


20190118_131345_259.jpg

“國際和平年全國青年攝影大獎賽”共收到了全國六千多人的四萬余幅作品,創下了中國攝影展覽比賽的歷史記錄。那次比賽打破了一二三等獎傳統設獎模式,除了三個大獎之外,我根據攝影自身特性,策劃設計了最佳瞬間獎、最佳形式獎、最佳探索獎、最佳構思獎等。其中一幅表現一位農村老太太瞬間下扶梯的作品《第一回》獲得了最佳瞬間獎。因為在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初期,當時扶梯在國內剛剛興起,老人一般是不敢坐電梯的,照片中老太太雖然神情緊張,但臉上卻充滿了幸福感。作者非常巧妙的抓取了這一生活瞬間,生動地描繪了中國改革開放帶來的巨大變化。

20190118_131345_260.jpg

  受85“文藝思潮”的影響,那次活動從某種程度來說,打破了萬馬齊喑的局面,沖擊了人們對攝影藝術的傳統認識,其超前意識在中國攝影史上具有劃時代意義。這次大賽推出了于海波、解海龍、于云天、肖萱安、劉偉雄于志新、許志剛等一大批青年攝影家,他們在比賽中脫穎而出,之后都成為了中國攝影界的扛鼎之輩。


20190118_131345_261.jpg

20190118_131345_262.jpg


20190118_131345_263.jpg

2006 年在北京舉辦紀念中國攝影家協會成立 50 周年活動時,“國際和平年全國青年攝影大獎賽獲獎作品展”作為歷史回顧展又應邀在北京展出。
2016年為紀念“國際和平年全國青年攝影大獎賽"30周年,在第6屆濟南國際攝影雙年展上舉辦了一次“1986-2016國際和平年年全國青年攝影大獎賽回顧文獻展"并召開了大型的紀念座談會,來自全國各地的攝影家又重溫了三十年前那次活動對中國攝影界所產生的重要影響。

1992年,為了讓更多的青年攝影家脫穎而出,我策劃并主持了由中國攝影家協會和東方國際攝影藝術基金會共同主辦的“首屆全國十大青年攝影家評選”活動,這次活動是中國攝影家協會第一次也是歷史上唯一一次全國范圍內評選青年攝影家活動。徐肖冰擔任評委會主席,陳復禮、呂厚民、朱憲民、王文瀾、陳長芬、賀延光、鮑昆等21位中國攝影界權威人士擔任評委。評選出了劉占坤、李前光、王文揚等十位優秀的青年攝影家。

20190118_131345_264.jpg

2018年10月和12月又先后兩次在濟南和北京舉辦全國十大青年攝影家回顧展,當年的十位青年攝影家大都獲得了金像獎,有的還擔任了中國文藝界和攝影界重要的領導,他們大部分都還仍然戰斗在拍攝第一線,他們都是中國攝影界最重要的攝影家。他們的作品首次被中國美術館集體收藏,這次收藏正如吳為山館長在捐贈儀式上講話時所說的:“這次捐贈為中國美術館收藏攝影作品起了標志性的示范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社會意義和文獻價值。對中國攝影師的社會影響力和攝影作品的藝術價值,都將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整個活動在中國攝影界產生了深刻的影響。

20190118_131345_265.jpg20190118_131345_266.jpg

20190118_131345_267.jpg

攝影家的環保心路


竇洪濤:之后您就一直都在策劃攝影展覽嗎?
曾毅:除了做攝影展,我還做過環保、慈善、藝術等方面的一些事情。
竇洪濤:您是在什么時候,因為什么契機開始關注環保的呢?

曾毅:從1996年開始,就有很多攝影人開始關注環保這個題材,那些年是環境破壞最厲害的時候,環境與空氣污染十分嚴重,當時我就在考慮能不能籌劃一個國際性環保會議,讓更多的人去關注環保。


20190118_131345_268.jpg

20190118_131345_269.jpg


 1996年春節過后,我去黃河濼口去拍照片,忽然發現這座由德國人建造的鐵路大橋北岸已拆除了兩節,我當時就覺得十分可惜,只想著能不能保留下來,改造成一個公園。黃河濼口大橋是1912年建造完成,已有近百年的歷史,如果設計建成一個世界自然與文化遺產(微縮景觀)博物館和環保中心,黃河北岸堆建成一個埃及金字塔,南岸建一個原大的埃菲爾鐵塔(內裝一部觀光電梯),周邊全部綠化成公園,象深圳的錦繡中華一樣,建成一個“世界遺產公園",應當是一個不錯的設想。

20190118_131345_270.jpg


  如果這個項目一旦建成,對于提升濟南的美譽度,擴大濟南的國際影響,豐富濟南人的文化生活都將會有十分積極的意義,也一定會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屬的遺產委員會的支持。于是,我3月初就去了德國,找到了我德國的一位朋友黃鳳祝,他是德中文化交流協會會長。我給他談了我的想法,他表示對這件事全力支持。經他介紹我認識了德國經濟合作部部長和德國伯爾基金會秘書長雷勒.伯爾,德國最著名的建筑設計師布斯曼(德國科隆路德維希博物館的設計者),找到了德國的電視臺和當時出資建造這座大橋的公司。又在波恩(當時德國首都)召開了論證會,會上伯爾基金會及與會各界代表都表示愿意承擔改建的所有經費,很多公司和組織也都紛紛表示出資支持。經過兩年多的努力和多次反復周旋,但終因各種客觀原因,一個美好的夢想未能如愿而擱淺。


20190118_131345_271.jpg


  這件事情之后,我對環保更加關注,之后便產生了籌備舉辦國際環保會議的想法。先是找到省里一位分管環保的副省長的秘書,他對我說這是政府的事,你們怎么搞環保會議?吃了閉門羹,不甘心我就去青島找了市長王家瑞,他非常支持當即批復同意。于是2000年10月國際環保會議在青島成功舉辦,當時我邀請了兩位諾貝爾獎得主參加會議,一位是堅持“自然不可改良”觀點的巴西環境部部長盧岑貝格;一位是主張“陽光經濟"的歐盟議員、歐洲太陽能協會主席舍爾。另外還有歐洲和美國的一些環保專家出席會議。會后盧岑貝格還在應邀在中國海洋大學和山東大學舉行了學術演講。自此,青島在環保方面與德國及國際機構建立了很多聯系,對共同致力于環境保護進行了很多有益的交流與合作。


20190118_131345_272.jpg

無聲世界勝有聲

竇洪濤:請再跟我們講一下您做的慈善活動?
    曾毅:首先我不是慈善家,也不能稱為慈善活動。只是盡自己之力幫助了一些殘疾孩子。那是1996年,有一次我去山東藝術學院看一個“無聲世界的藝術”的陶藝展。參觀之后,我才知道這些陶藝創作者都是聾啞孩子,展覽播放的宣傳片對我的觸動很大。孩子們都來自農村,加上身體殘疾,所以在家里根本不受父母重視,雖然被送到了特殊教育中專上學,但是畢業之后沒有去處。當時,我就找到了他們的班主任劉文江老師,讓他幫我選出六位家庭條件最困難的孩子,由我來照顧和培養他們。
     后來,我在華山北側的臥牛山下原準備做國際環保中心租用的四十畝地上,為孩子們建立了東方陶藝村。我還請了中央工藝美院楊永善教授、山東藝術學院遠宏教授和特殊教育中心劉文江老師等專家指導他們創作,并帶他們到中央工藝美院、山東師范大學等各地學習參觀陶藝展,培養他們的創作能力。

20190118_131345_273.jpg


    租地建廠需要錢,建窯燒陶需要錢,買原材料需要錢,到外地參觀需要錢,還要給老師們一些報酬,給孩子們一些生活費,還要聘人管理,那幾年我的工資都投入到這些事情上,當然遠遠不夠,還要找朋友借。畢竟是的這么多人的花費,我不是企業家沒有錢,完全靠化緣和朋友支持,咬著牙苦撐了四年。

20190118_131345_276.jpg

    當時,山東畫報社谷永威來到陶藝村采訪,刋發了一組名為《無聲的世界》的專題報道,山東青年報和其他各種媒體也陸續進行了報道,孩子們開始受到社會的關注。一次,我的一位文化部的朋友過來參觀之后,很是同情,讓我選了六十件作品準備出國辦展覽,還印了一本畫冊,過了一個多月,就收到了文化部的20萬扶助資金,這也是我們收到的最大的一筆支持資金,一下子就改變了陶藝村的經濟窘境。

20190118_131345_277.jpg


  孩子們的陶藝作品得到了文化部、全國殘聯及專家們的認可,并在北京、曼谷等地舉辦了《無聲世界的藝術》陶藝展。北京參展的時候,北京殘聯的領導去現場支持我們,著名舞蹈家楊麗萍也到了現場,當時看到她只是挑了三件小作品,就給我們留下了三萬塊錢,我深知這是一位藝術家對殘疾孩子慈善惻隱的大愛之心!
      那幾年,我整天想著這些孩子們,隔兩天就得到陶藝村去看看,照顧他們的生活,指導他們學習和創作。前前后后四年的時間,我幾乎是咬著牙堅持下來的。我和孩子們的感情很深,像和自己的孩子一樣,有的孩子從小就沒有過過生日,我就給他們過生日,看到他們充滿欣喜的感動淚水我很是欣慰。二十年過去了,如今他們都成了小名有氣的陶藝師,有自己的陶藝工作室,他們和我還有一個“東方陶藝一家人"的微信群,他們常常給我發信息,通過微信我都能看到他們的生活和工作情況。如今他們大都成家有了自己的兒女,我也常常給他們的孩子發個紅包,當孩子在手機視頻叫我爺爺時,我常常掉下熱淚,我從心里為他們高興。

20190118_131345_278.jpg

獨具慧眼的藝術藍圖


竇洪濤:您都組織了哪些藝術策展活動?
    曾毅:奧地利維也納施特勞斯節日樂團是一支具有輝煌歷史和享有盛譽的世界著名樂團。1994年,我親自去奧地利維也納邀請他們來濟南演出,那時候社會上流行的都是通俗音樂,人們很難在家門口感受到高雅的交響樂。

    經過多次反復協調,1995年施特勞斯節日樂團終于在濟南和青島成功進行了訪問演出,奧地利總統T.克萊斯蒂爾還專門發來賀電表示祝賀。后來,我還邀請了瑞士國家交響樂團、比利時PPC樂團等來濟南演出,這些世界一流樂團在濟南的演出,為濟南這座古老的城市吹進了一股股世界高雅藝術的春風。



20190118_131345_279.jpg

20190118_131345_280.jpg

     隨著國際藝術交流的活動越來越頻繁,我發現在濟南沒有一個可以承接國際藝術展覽的場地,當時只有一個山東美術館可以承接展覽,而且展陳條件也十分有限。因此,我就萌生了建造一個現代藝術館的念頭。2002年,我經過濟南緯三路的時候,看到原來已改成酒店的工人文化宮舞廳已倒閉廢棄,我就找到工人文化宮租下了這個地方,當時租金每年九萬,但藝術館裝修改造的費用卻花了一百六十多萬元。我沒有那么多錢,只好找朋友借,前前后后欠了上百萬外債,一直拖欠了十多年還沒還清。不過,借給我錢的朋友都很理解和支持我,從來沒催過我還錢,因為他們都知道我把錢用在了哪里了。

20190118_131345_281.jpg

20190118_131345_282.jpg

     這就是東方現代藝術館的前生后世,前前后后風光了十年,那時候在濟南幾乎是路人皆知。東方現代藝術館是濟南市第一個非政府投資具有國際標準的現代藝術館,是為濟南市的國際文化交流與藝術展示打造了一個高端平臺,被人稱為“紅墻藝術館”。
    從 2002 年到 2012 年的十年間,我們在這里先后舉辦了“米莫·羅泰拉當代藝術展”、“畢加索版畫全國巡展”、“俄羅斯列賓美院油畫素描展”、“墨西哥攝影大師佩德羅·梅耶爾作品展”、“中德油畫聯展”、“中韓攝影藝術展”、“偉人毛澤東—呂厚民專題攝影展”、“徐肖冰侯波攝影展”、“邵華舞臺攝影藝術展”、“第十屆國際影展”、“全國第十二屆攝影藝術展”、“中韓美術聯合展”、“濟南開埠百年”、“齊魯當代陶藝”等一百余個國際國內展覽及學術交流活動。


20190118_131345_283.jpg

竇洪濤:您是怎樣把畢加索引入濟南的?
    曾毅:2004年至2005年,畢加索的原作先后在深圳、上海、北京、濟南、南京、杭州、重慶、成都,共巡展了8個城市巡展。象這種世界級大師原作展,一般要支付借展費、運輸費、保險費,還要提供場地和安保,花費很大,風險也很大,一旦原作損壞或丟失,賠償金額是非常大的,所以運作起來是非常耗費精力的。

20190118_131345_284.jpg

20190118_131345_285.jpg

   “畢加索”的展覽在全國各地都非常轟動,每天觀眾絡驛不絕。它給濟南人民提供了一個近距離欣賞大師原作的機會,尤其是對繪畫愛好者和孩子們具有很大的吸引力,畢加索在是一位非常值得人們尊敬和學習的世界藝術大師,象濟南這樣的二線城市在那個年代,象畢加索這樣的世界頂級藝術大師的原作能來展出是非常不容易的。
     事實上,不只是在攝影方面,包括美術雕塑、音樂以及當代藝術等諸多方面,我們都必須不斷地去了解世界藝術潮流的發展,我們所有的藝術和文化都需要與世界進行溝通和交流,把畢加索和達·芬奇引進來,把孔子推出去,就是一個目的,那就是為中西方文化的交流和互鑒,讓更多的外國朋友了解孔子的思想和中國的傳統文化,讓中國人能觀賞到世界經典藝術原作,領悟到西方藝術大師的思想,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20190118_131345_286.jpg

20190118_131345_287.jpg

厚德載物 苦盡甘來

   竇洪濤:您如何取得世界攝影大會在中國的主辦權的?
   曾毅:2016年8月27日我率山東東方國際攝影藝術促進會代表團一行5人,赴首爾參加國際攝影藝術聯合會(FIAP)第33屆代表大會,申辦"第五屆世界攝影大會"的主辦權。此前,中國攝影家協會作為國際攝聯(FIAP)執行會員,分別于1997年在深圳、2006年在成都承辦過國際攝聯代表大會,而國際攝聯每兩年一屆的世界攝影大會只能由FIAP地方成員組織才能申辦。作為2007年加入國際攝聯(FIAP)的山東東方國際攝影藝術促進會,是首次提出申辦世界攝影大會。

     實際上早在2015年我就開始籌劃進行申辦的相關工作。經過多次向國際攝聯董事會進行咨詢和協商,在提供大量申辦事項資料后,得到了國際攝聯董事會的初步認可,正式進入世界攝影大會申辦國名單。根據大會申辦規定和要求,又著手準備了各種相關文件,并考察確定拍攝路線及其方案,制作了英文版大會申辦視頻宣傳片,于2016年8月正式派了出由5人組成的申辦團,赴首爾參加第33屆國際攝聯代表大會。經過演講和播放申辦片,經大會70多個國家代表正式投票表決及FIAP董事會正式批準,終于獲得了第五屆世界攝影大會在中國的主辦權。

20190118_131345_288.jpg

竇洪濤:成功的經驗在哪里?
    曾毅:做任何事情,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做不到。自2007年,山東東方國際攝影藝術促進會成為國際攝聯地方成員之后,每屆國際攝聯代表大會和世界攝影大會,我都會去參加,通過參會與國際攝聯的主席以及各位董事會成員都成了很好的朋友。而且,每年我們舉辦的濟南國際攝影雙年展都得到了國際攝聯的認證,每年都會邀請國際攝聯的董事會成員來濟南進行指導和交流,長期以來我們之間建立了非常深厚的友誼,更重要的是他們對我的人品、人脈和能力給予了高度認可。
     第五屆世界攝影大會在中國的成功舉辦,在世界各國及國內都產生了非常廣泛而巨大的影響,受到了國際攝聯及世界各國攝影組織及攝影師們的高度評價。這一屆大會吸引了43個國家的330多位攝影大師來到中國來到了山東,親眼目睹了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巨大變化,他們用相機記錄了一個個精彩的瞬間。讓幾百位世界各國的攝影師拍下了成千上萬幅照片,他們在自己的網站和展廳里去講述了中國故事。他們鏡頭中拍攝的是真實的中國,他們都成了宣傳和傳播中國的志愿者和影像大使。

20190118_131345_289.jpg


   借助世界攝影大會的影響,為了更好地把山東推向世界,提升擴大山東在世界上的美譽度,從2017年1月開始,我們就籌劃實施了向國際攝聯申請把泰山命名為“世界攝影基地”的計劃和動議。經過多次與國際攝聯的溝通和推介,FIAP董事會終于通過決議,同意授予泰山為“世界攝影基地”。2017年8月10日在泰山岱頂舉行了隆重的授牌儀式,國際攝聯主席布西親自將匾牌授予泰安市政府泰山管委會,這也是國際攝聯在全球范圍內授予的第一個“世界攝影基地”。


20190118_131345_290.jpg

聚焦“新思路”搭建友誼橋


竇洪濤:在第五屆世界攝影大會上,你發起成立了“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國際聯盟”,想知道絲路聯盟成立一年多都做了那些事情?
    曾毅:在第五屆世界攝影大會期間,經文化部批準在青島召開了“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國際合作峰會”,與會的“一帶一路”沿線39個國家的代表,共同簽字成立了“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國際聯盟”并發表了《青島宣言》,2018年6月又在北京召開了絲路聯盟主席聯席會議。

20190118_131345_291.jpg

   絲路攝聯成立之后,首先發起主辦了“絲路國家青少年國際攝影競賽”活動,競賽活動收到了52個國家的6萬多青少年投送的15萬余幅作品。展覽先后在北京、濟南、佛羅倫薩進行了巡展。競賽活動得到了文化和旅游部、國際攝影藝術聯合會(FIAP)和宋慶齡基金會的大力支持,并由中國藝術攝影學會、中華世紀壇世界藝術中心、山東國際文化交流中心和北京藝苑攝影基金會等參與主辦。


20190118_131345_292.jpg


2018年4月,絲路聯盟與中國藝術攝影學會共同組織了海上絲路交流訪問團,沿著“海上絲綢之路”,到緬甸、孟加拉、印度、埃及、意大利等國進行交流和創作。同時通過和各國的攝影組織的交流與溝通,直接聯合各國攝影家一起組織采風和創作,組織展覽,與“一帶一路”的沿線各國建立了更加深厚的合作關系。
     另外絲路聯盟組織了《我們的絲路》攝影大展在第七屆濟南國際攝影雙年展上展出,并將于今年4月赴意大利舉辦展覽,此展覽作為文化和旅游部的對外國際交流項目已正式列入文化和旅游部項目庫,并將陸續在各國巡展。


20190118_131345_293.jpg

20190118_131345_294.jpg

竇洪濤:2013年,聽說在山東省博物館舉辦的歐美經典美術大展取得了巨大的反響,當時是怎樣的盛況?
    曾毅:2013年10月,山東省和濟南市承辦了第十屆中國藝術節,《歐美經典美術大展》是第十屆中國藝術節的一項重要展覽活動。達·芬奇、米開朗基羅、畢加索、達利、雷諾阿、德加等世界知名畫家的兩百余幅文藝復興時期的大師作品集中亮相山東博物館。
在此次大展中亮相的萊昂納多·達芬奇的“自畫像”堪稱一件世界級“珍寶”。在著名國際策展人溫琴佐·桑弗的積極斡旋下,得到了意大利文化部的同意,這幅鮮為人知的作品得以首次來華參展。

20190118_131345_295.jpg


萊昂納多·達芬奇是歐洲文藝復興時期最杰出的藝術大師,也是整個歐洲文藝復興時期最杰出的代表,他與米開朗基羅和拉斐爾并稱文藝復興三杰,其藝術實踐和科學探索精神對后世產生了重大而深遠的影響。但長期以來,人們一直無法一睹其原作真容。作為世界藝術瑰寶的萊昂納多·達芬奇自畫像,于2009年在意大利南部小鎮被意外發現,并被鑒定為達芬奇自畫像真跡,在羅馬展出時,意大利總統喬治·納波利塔諾親自為展覽揭幕,并參觀畫像。此畫像首次來華展覽,無疑是此次歐洲經典美術大展中的最大和亮點。


20190118_131345_296.jpg

展覽共展出了一個半月,總計有75萬觀眾,展覽是免費的,我常常開玩笑說,如果一張票賣二十元,就是1500萬的收入。這次歐美經典美術大展使人們不出國門就能欣賞到達芬奇等一批文藝復興時期世界頂級藝術大師的經典作品,對提升濟南的文化品味和增加這座城市的美譽度及影響力都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歐美經典美術大展,無論從展品數量和質量,都堪稱近年來中國少有的“重磅級”藝術盛宴。

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

竇洪濤:關于家庭,有沒有印象特別深刻的故事?
曾毅:我的祖父是海員出身,常年不在家,父親喜歡看書,后來還在學校當老師,曾祖父是濟南的私塾先生,他覺得孫子繼承自己的“衣缽”比兒子更合適,于是就把他珍藏的“家珍”傳給了父親。受父親影響我從小喜歡看書,對語文很感興趣,父親覺得我的秉性志趣和他比較相像,對我也比較放心,于是就把那些祖傳家珍又傳給了我。并再三叮囑:“這些書都是你老爺爺傳下來的,你要保管好,一代代傳下去。”那一刻,拿在我的手里,心里格外沉甸甸的。


20190118_131345_297.jpg

我父親在民國時期是歷城一個小學的校長,建國后他被調到肥城籌建肥城一中,一直到上個世紀八十年代離休,回到濟南被山東大學聘到歷史系編寫史料。平時我和父親的交流并不多,偶爾在一起吃飯的時候,他會交代我一些事情,只要他老人家說的話,我都會記在心里。父親教導我要好好學習中國的傳統文化,尤其是《論語》和《大學》。起初,我也不理解父親為什么要我讀那些四書五經,家里留下的書幾乎都是文言文版的,不像現在有各種各樣的注本,所以,這些泛黃的“古董書”對于當時的我來說就像是天書,一開始很難讀進去,即便偶爾閱讀也無法深悟其中的要義。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父親早已用他自己的言行來告訴我,讀那些圣賢書,就是讓我老老實實做人,實實在在做事。 “勿以惡小而為之,勿以善小而不為”。我記得每年春節父親經常寫的一副對聯“忠厚傳家遠,詩書繼世長”,至今我還記憶猶新。


20190118_131345_298.jpg


我一歲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我跟著奶奶長大。從小雖不能說對父親唯命是從,但是還算是非常聽話。后來我一個人回到了濟南,獨立生活,獨立學習,但是不管是性格脾氣還是興趣愛好,都深受老父親言傳身教和潛移默化的影響,對老父親的教誨,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竇洪濤:父親說過的話,其實和那些古圣先賢說的話是一樣的。很多家長對孩子也說這樣的話,但是孩子們往往不聽,結果是聽的成了,不聽的完了。圣賢之道固然偉大,能夠繼承圣賢之道同樣偉大。

“經歷比學歷更重要”

竇洪濤:您的孩子現在都在做什么工作?
曾毅:我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大女兒曾爽1995年就去了韓國,現在在韓國定居,二女兒曾冰現在在美國喬治亞理工大學當教授,她是美國華人專業人士聯合會主席和全國僑聯文化促進會副秘書長,是亞特蘭大的一個“僑領”。作為海外僑領,國務院僑辦每年都邀請她回國出席國慶招待會和國內一些重大活動。兒子小時候因打鏈霉素失聰,現在在家照顧母親,平常在家畫畫。
我和我的父親一樣,都不善于表達,可以寫,但是不善于說,在家庭和生活中,對兒女的教育多是身教大于言傳。二女兒曾冰的性格和我很像,她心地善良、與人為善、樂于助人,在美國她一直傾心社會公益事業和社區服務工作。
竇洪濤:二女兒曾冰是怎樣當上“僑領”的?

曾毅:曾冰,1994年在第二外國語學院就讀,在還差半年畢業的時候,阿曼蘇丹國的親王到中國來招聘精通中英雙語的助理,經過多次篩選最后確定了她。但當時曾冰還沒有畢業,要是去阿曼,就拿不到畢業證書。當時家里人都不同意她出國,唯有我支持她。我說:“經歷比學歷重要,就算你畢業了拿到畢業證,充其量就是找個好單位。然而象這樣的機會人生也許只有一次。畢業證只是一張文憑,我不想你的人生留下遺憾,你去吧,老爸支持你!”




20190118_131345_299.jpg


 到阿曼后曾冰的工作非常認真努力,親王對曾冰非常信任,因為親王與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和以色列總理拉賓都是親家關系,曾冰也經常陪親王去他們的皇宮或王府會面。一年多之后,親王知道了曾冰沒有拿到學位證書,感到很遺憾,就對她說只要憑自己的本事考上大學,不管考到哪兒,我都支持你繼續學習,后來,曾冰順利考上美國喬治亞州大學。
     畢業之后,曾冰又回到了親王的身邊,親王不再讓她當助理,而是安排她到親王下面幾個公司輪流擔任高管,期間她談成了不少與中國合作的項目。


20190118_131345_300.jpg

一年后,曾冰又考上了喬治亞理工學院研究生,親王依然給予支持,而且還找了她一位美國朋友湯姆做她的擔保人,后來我去美國在卡特總統博物館舉辦個展時見到了湯姆,才知道他原來曾是卡特總統任職時的總統特別顧問。曾冰研究生畢業之后,親王并沒有讓她回阿曼,而是在美國參加了工作。她先后在美國達美航空公司、波特曼建筑設計公司就職,現在在大學當了老師。


20190118_131345_301.jpg

自從她被推選為中華專業人士協會會長后,基本是整天忙于協會的各種事務和為專家們服務。為國內各地引進高新技術項目和各類專家人才,去年在第十次全國歸僑僑眷代表大會上當選為海外委員。

人生就是累世的修行

竇洪濤:一個人沒有內心的善良和高貴,沒有“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的情懷,一定不會走到很高的位置。即便抓住了一次機會也定不會長久,因為修行不夠,而且德不配位,必有余殃。
曾毅:是的,善良無法偽裝,這是人的本性和本能。老子講,“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為而不爭”,把事情做好是第一位的,名利不必太過計較,“人在做,天在看”一切都是上蒼的安排。
二十多年來,我受星云法師的影響頗深,上世紀九十年代,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的一位朋友格林貝格,他是德國北萊茵州議員,開車從波恩拉我去柏林看一場美國交響樂團的音樂會。因路途太遠,趕到柏林時已經半夜了,他帶著我到了柏林體育場附近一個佛舍下榻。第二天,我發現這竟是星云法師的國際佛教協會德國分會的會址。在大堂書架上擺了很多書,而且都是繁體字,仔細一看才知道都是臺灣出版的。我隨手就拿了一本星云法師的《老二哲學》看了起來,我看了幾頁簡直放不下這本書,書的要義就是:做任何事情永遠不要做老大,你要甘居老二,要高調做事,低調做人。凡事不能張揚,不能居功,看后受益匪淺。至今我仍保留這本書,它使我終生受益。


20190118_131345_302.jpg20190118_131345_303.jpg


竇洪濤:您認為我們怎樣才能找到人生的貴人呢?

曾毅:貴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很多時候都需要一個機緣,刻意地去找并不一定能夠找到。人生最重要的是修身,當你把身修好的時候,和你一樣有共同追求和情懷的人自然就會來到你身邊,彼此之間也會相互成為貴人,我的很多朋友和合作伙伴都是這樣認識的。


20190118_131345_304.jpg

竇洪濤:您認為我們怎樣才能找到人生的貴人呢?

曾毅:貴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很多時候都需要一個機緣,刻意地去找并不一定能夠找到。人生最重要的是修身,當你把身修好的時候,和你一樣有共同追求和情懷的人自然就會來到你身邊,彼此之間也會相互成為貴人,我的很多朋友和合作伙伴都是這樣認識的。



20190118_131345_305.jpg


竇洪濤:您認為我們的古圣先賢的話還能與時俱進嗎?還值得信任嗎?

曾毅:當然可信,而且不僅要信,還要去篤行,這就是《中庸》里講的“博學之、審問之、慎思之、明辨之、篤行之。”有人說做事先做人,但我認為做事與做人是并行的,因為只有當你把事情做好的時候,別人才會信任你、認可你,才有更多的合作與共事的機會。

20190118_131345_306.jpg

我的人生中有很多貴人,比如馮其庸先生、劉海粟先生、陳復禮先生、張岱年先生、沈鵬先生、吳印咸先生、袁毅平先生、呂厚民先生、杜牧野先生等等。他們在我人生的道路上都給了很大的幫助和支持。1986年我在山東美術館辦個展的時候,沈鵬先生和我并不熟識,去北京東堂子胡同找到他時竟沒想到如此爽快地答應為我做序,我到現在還保留著他為我個展寫的“前言”的親筆墨跡。袁毅平先生代表中國攝影家協會專程從北京到濟南出席我個展開幕式,這對一個年輕人來說是何等的難得啊!





20190118_131345_308.jpg

竇洪濤:您認為一位攝影家應該從什么樣的視角去展現現代人的生活?

曾毅:每一位攝影家都有自己鮮明的藝術個性、獨立的思想以及個人追求。作為一個有良知、有愛心、有社會責任感的攝影家,應當更多的事要關注社會,關注老人和孩子,關注弱勢群體。正如普雷基先生所說的:“作為一名攝影家,曾毅緊跟著他心目中的大師路易斯·海因的腳步,幾十年來他在他的家鄉和偏遠的鄉村拍攝了大量表現窮苦百姓生活和他們生存狀態的照片。曾毅作為一個有良知、有愛心的攝影家多年來他一直在牽掛、思念、追憶著鏡頭中的那些老人和孩子,并已漸漸成為他的一種鄉愁”。只是近幾年我的工作重心是策展和組織工作,所以個人創作和深入生活的時間就相對比較少了。

20190118_131345_309.jpg


1979年和1982年我創作的《八仙過海》、《條條致富路》、《海鷗飛來農家樂》等作品都是在反映社會的變革和人們的美好生活,后期,因為工作的原因和個人的創作價值取向,拍攝和記錄的大都是常常不被人關注的社會弱勢群體,以及他們困苦多舛的命運。我更多的是從人性的角度反應表現他們那種安貧樂道的人生本色和堅毅達觀的民族精神,以及他們的生存狀態,我認為這才是最具生命力的題材,待這種狀態消失之后,那么這些影像將成為一種歷史記憶,并將會更加彰顯它的社會價值。


20190118_131345_310.jpg


20190118_131345_311.jpg


竇洪濤:不知不覺,八個小時就這樣輕松愉快地度過了,和您聊天讓我受益良多。無論是您踐行老父親的庭訓箴言,還是半生頃力的攝影與策展,甚至是環保和慈善,你都做得如此圓滿,讓我為之欽佩。我相信,在未來,“絲路國家攝影組織國際聯盟”一定會成為更多中國與世界共融的明亮眼睛,洪濤期待著,也盼望著,謝謝您!


20190118_131345_312.jpg

0
相關文章
評論
抱歉,您需要 登錄才能評論
返回頂部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7 COPYRIGHT ? 2017 絲路國家攝影組織聯盟  津ICP備14004481號-1

15选5一胆全托